記住你的微笑 峨眉山紀行
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5-05-17 11:35:07
來源:光明網

   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記憶深刻的往往不是名山大川和優美環境,而是那些初次謀面且對你真誠微笑的人。他們淳樸豁達的地域性格、笑對人生的夢想故事,總讓造訪者深受感動,念念不忘。

4月中旬,杜鵑花開的時節,我第一次有機會與眾多記者一起到川西峨眉山地區采風,招呼我們的是三位峨眉山女孩。她們個子一樣高挑、身材一樣婀娜,端莊白嫩的臉龐未開口先露出迷人的微笑。盡管穿著各異,但每個人的打扮都入時得體,潔凈干練。都說成都姑娘說話綿軟好聽,但峨眉山女孩的話語溫柔中還帶著幾分清脆,聽起來更加悅耳溫馨。

我懷疑這是專門挑來的服務生。其實不然,她們都是峨眉山市委宣傳部的工作人員,良好的學養與見識使她們的一顰一笑情真意切。

當地有種說法:重慶女靚,成都女美,峨眉山女孩忒溫柔。這種溫柔與峨眉山甲天下的自然環境息息相關,這里的森林覆蓋率接近60%,負氧離子每平方米高達9000,長年與雨霧相伴的峨眉山女孩,天生聰慧水靈,性格直爽善良。

嫩手掐嫩芽,晨霧映面頰,妙步踏露珠,茶香飄天涯。翌日,當我們登上海拔1200米的雪芽茶生產基地時,才真正領略到了峨眉山女孩的標志性微笑。她們是清一色的采茶女,十八九歲,頭戴藤帽,肩挎茶簍,一身天藍色的采茶服上點綴著綠芽狀的圖案,十分養眼。她們微笑著,一對一輔導我們繞茶籠、掐嫩芽。薄霧從腰間流過,露珠沿指間滑落,一招一式充滿了詩情畫意。

雪芽茶因生長在峨眉雪山而得名,長年飄動的濃霧滋養了它甘甜與醇香的個性。雪芽茶是名副其實的綠色有機茶,不上化肥,不打農藥,一株嫩芽一葉茶,選材十分精到。由于雪芽茶百年來尊重妙齡少女采茶的習俗,茶鮮氣霸,價格昂貴自然了得。

坐在茶香四溢的山脊上,兩位笑容可掬的采茶女為我們表演茶藝絕技。音樂聲中,紅衣茶女手持壺嘴足有1米長的銅壺,上下翻滾、左右騰挪,將一股股滾燙的泉水高高注入茶碗中;另一位白衣茶女,氣定神閑,緩緩翹起蘭花指,先泡,后聞,再品。她輕輕揮動手臂,將溢出的濃濃茶香撩向空中,那種盡享茶藝的微笑令人陶醉。

都說成都是“麻將之都”,峨眉山是“長城之山”,但一路走來,奇怪的是既沒有看到麻將桌,也沒有聞到搓麻聲,只是在文化大院里欣賞到了一尊熊貓打麻將的生動雕塑。問其原由,路邊“蒼蠅館”(小店的意思)里的一位胖大嫂笑著說:“傻呀,每天成千上萬的游客來這里吃住行,錢都賺不過來,誰還顧上打那玩意兒嘛?!”

峨眉山是世界名山,每年旅游收益高達300多億。當地有句宣傳語:因為這座山,愛上這座城——峨眉好自在。此語從源頭上道出了峨眉山山城合一的自然狀態,也道出峨眉人悠然自得的獨居心境。

與峨眉山百姓聊天,他們的幸福指數寫在臉上。在通往猴區的路上,我與兩位“滑竿兄弟”相遇同行。空手上山,沒走多遠我已氣喘吁吁,而“滑竿兄弟”卻抬著一位足有80公斤重的大哥,一路不吁不喘,有說有笑:“每天往返三五趟,每趟收入百十來元錢,兩人分。”“滑竿兄弟”對自己從事的這份工作滿意而自豪:“干啥子喜歡啥子,你坐我抬有啥子不好?都是一樣活人嘛!高興的不是每天賺了多少錢,而是天天跟老外、老板、老師打交道,自己也學到了好些東西,也講究禮節禮貌了嘛!滑竿人是峨眉山風景區的門面,我們的文明就是中國人的文明噻!”我注意到,坐滑竿的人一副笑臉,抬滑竿的也是一副笑臉。邊走邊聊,“滑竿兄弟”的人生態度,著實讓我詫異和感動。峨眉山素有“仙山佛國”之美譽,這里是普賢菩薩的道場。在禪院里,我們見到了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、峨眉山佛學院院長永壽法師。他的笑容自然而真誠。他以僧人特有的頓悟與理性,為我們闡述了物質與精神的哲學關系。在他看來,物質上的極大滿足,精神滋潤和道德修養必須跟上,否則,空虛的心靈和失衡的德行必然豢養罪孽。他說:“佛教的宗旨是呼喚精神力量,教人修心養性,向善向好。我們禪院之所以建起容納3000多人的弘法演講廳、圖書館、雅樂室,并廣向香客開放,核心愿景就是以源源不斷的佛學文化,純凈人們的精神家園。”

短暫接觸,我從永壽法師的身上看到了一位禪院主持的道義擔當,也感受到了一代僧人的弘法追求。

道別時,永壽法師笑盈盈地將一串串佛珠依次送到每位記者的手上,他說:“這都是禪院供奉千手觀音時用剩下的烏木制成的,戴上它,愿‘無冕之王’的正能量同樣普度眾生。”

告別禪院,我們登上了峨眉山的最高峰——金頂。盡管遇上一個難得的好天氣,但山上的“日出、云海、佛光、圣燈”四大奇觀只看到了“云海”一景。隨行者告訴我們,要想看到四種奇觀,必須在山頂住一夜。因為“日出”在早晨,“佛光”出現大多在下午,“圣燈”又是午夜的奇觀,而我們又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時間飽此眼福。就在我們遺憾與奇觀無緣時,另一種奇觀出現了——在金頂東側600米懸空斷崖上,一位身著橙紅色救援服的“蜘蛛人”,腰系纜繩,腳踩云霧,穿梭在懸崖峭壁上。他將浮掛在灌木上的白色塑料袋、礦泉水瓶等垃圾一一鉤起,塞進隨身的簍子里,其身手之敏捷、體態之輕盈,讓過往游客驚嘆聲不斷。人們紛紛為他拍照,并時不時喊他回頭笑一個——透過鏡頭,他的笑容在彌漫霧氣的映襯下,顯得異常迷人。

了解得知,他叫彭文才,是金頂唯一的“蜘蛛俠環衛工人”。在懸崖上工作12年,已清除了上百噸垃圾。問他為何選擇這么危險的職業,他淡淡一笑說:“啥子活總得有人干嘛!”去年他被四川省評為“四川好人——感動四川年度人物”。組委會在寄予他的頒獎詞中有這樣一段話:“你每天行走在200米懸崖深處的云海,用生命詮釋環保的力量;你以12年的偶遇,救起11位輕生者,用大愛溫暖了生命。你笑對職業、笑對人生的態度令世人尊敬。”

告別峨眉山沒幾天,我最欣賞的詩人汪國真病逝,他那首《我微笑著走向生活》的詩句又讓我想起——“生活里不能沒有笑聲,沒有笑聲的世界該是多么寂寞。什么也改變不了我對生活的熱愛,我微笑著走向火熱的生活。”

是的,微笑是生發于心中的無聲甜蜜,記住了峨眉山人的甜蜜微笑,就記住了他們的幸福生活!

>更多相關文章
網友評論
[!--temp.pl--]
每日資訊 | 國內新聞 | 國際新聞 | 社會與法 | 社會萬象 | 奇聞軼事 | 娛樂熱點 | 地方特色 | 車界動態 | 新車上市 | 體壇要聞 | 籃球風云 | 中國足球 | 理財生活 | 創富故事
關于本站 - 廣告服務 - 免責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聯系我們
每日資訊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2012-2015 mr-zx.com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9015033號
腾讯分分彩怎么玩